致敬“网络本”!人文社新版“外国文学名著丛书”第一辑首发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悦书网_澳大小说网_蚂蚁手打|7k小说网搜读小说网烟雨红尘小说网
阅读模式

“致敬‘网格本’——新版‘外国文学名著丛书’首发式”现场

  2019年7月7日,人民文学出版社“致敬‘网格本’——新版‘外国文学名著丛书’首发式”在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报告厅举行。新版网格本第一辑已出30种,今年年内要出到100种。

  发布会围绕“致敬”展开,分为“致敬翻译家”“致敬经典”“致敬时光”“致敬文化”和“致敬传承”五个版块,对这套历史悠久、高品质高品位的图书进行了介绍。据悉,这是新中国第一套系统介绍外国文学作品的大型丛书,从上世纪50年代末开始出版,直到本世纪初,整套丛书的规模达145本之多,绝大多数译本都是出自名家之手。

  98岁高龄的翻译大师许渊冲先生说:“我认为翻译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文化现象,世界文化的发展重在翻译。”92岁的俄语文学翻译家王智量说:“看到我翻译的《叶甫盖尼·奥涅金》这么漂亮地重新出来了,我好像又回到了青春时代。”92岁的日语文学翻译家文洁若和73岁的英语文学翻译家李尧亲临发布现场。俄语文学翻译大师汝龙先生是契诃夫在中国最好的代言人,他的儿子汝企回忆了父亲克服各种困难自学俄语、孜孜不倦重译并修订自己译本的往事,令现场观众动容。

  事实上,除了翻译家,中国许多当代作家都受过“网格本”的影响和滋养,这些作品不仅伴随了他们的成长,还深深影响了他们的文学创作。“60后”的作家李洱表示:“某种意义上,我不把这套书看成外国文学,我把它看成中国文学的一部分,我们血液的一部分。”他特别喜欢“网格本”中的《格列佛游记》,到现在还经常翻看,他说:“老版‘网格本’的译者几乎在没有赢利的情况下全力以赴翻译,做出了一套非常雅也非常正、有一种宏大气象的书。这套书应该是‘西方正典’,因为翻译的质量和书的本身质量相得益彰。”“70后”的阿乙坦言,“网格本”中的《欧·亨利短篇小说选》对于他的创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把“网格本”定义为“我们这个民族的智士为我们这个民族的子弟所精挑细选的参考书”,还建议需要外国文学启蒙的读者,“如果你不想浪费时间,不想把自己的精力花费在糟糕的读本上,你就应该选‘网格本’”。

  新版“网格本”的问世也引发了民间收藏者和爱好者的强烈兴趣。读者应晨饶有兴趣地回忆了“一天收三书”的往事,当日的狂喜仍然溢于言表。对比新版“网络本”,他认为做了很多旧版没有做到的事情,加了很多内容,是广大‘网格本’爱好者的福音,而且价格公道。

  不仅是普通读者,“网格本”的粉丝遍及各个领域,柳传志、张泽群、康震、高晓松和白茶等忠实读者都通过视频向新“网格本”的出版送上祝福。

  编剧、策划人史航回忆了他的好友黄集伟当年读《巴黎圣母院》的故事。在那个通讯极不发达、一个单位只能在传达室共享一部电话的时代,刚刚读完了《巴黎圣母院》的黄集伟费心周折给朋友打去一个电话,只说了一句话:“沙威把冉·阿让放了,然后自杀了。”史航说,新版“网格本”“其实有点像让我们这样年纪的人,重新看到当初第一次打开这个书的自己”。

  科技感是新版“网格本”的另一大特色。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肖丽媛介绍了新鲜问世的“网格本”的四重新:新选本、新用材、新科技、新课程。新版“网格本”图书中嵌入AR技术,将名家大师的文学课藏在书里,让读者享受高附加值带来的全新阅读体验。

  “‘网格本’的出版就是对全民阅读做的非常好的事情、大的事情,就是读经典。强调读经典,是真正的文化开端。”韬奋基金会理事长、全民阅读推广人聂震宁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