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大地震:涉黄内容查封整顿、付费业务将至天花板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悦书网_澳大小说网_蚂蚁手打|7k小说网搜读小说网烟雨红尘小说网
阅读模式

另两家网文上市公司掌阅科技、中文在线近一年股价也持续走低。

虽然孵化出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知否》等爆款影视剧,但行业三家上市公司股价低迷,已经是整个网文市场被看衰的写照。内容难规范的旧疾,屡禁不止的盗版沉疴,狭窄的增长空间,IP影视化的现实困境,都已成为网文市场目前待解的难题。

这个一出生即被戴上“非主流”帽子的市场,想要培育出中国的漫威,还任重道远。

用户4亿的网文行业,最近进入了整顿期。

今年3月,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开展“净网2019”专项行动,聚焦整治网络色情和低俗问题;着重整治网络文学领域;严查淫秽视频打赏平台;严厉打击非法网络直播平台。

5月20日,上海市网信办联合上海市“扫黄打非”办、新闻出版局,针对阅文集团旗下起点中文网传播导向错误、低俗色情小说等问题约谈公司负责人,起点中文网问题突出的“都市”频道“异术超能”栏目、“女生网”频道“N次元”栏目暂停更新7天。

5月23日,北京市“扫黄打非”办公室等部门联合行动,对晋江文学城网站进行联合检查。 该网站登载的部分作品涉嫌传播淫秽色情内容,对公众特别是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有毒害。 晋江负责人表示,立即关停所涉问题突出的古代纯爱频道下的东方架空栏目及衍生纯爱频道下的东方幻想栏目,停止更新原创分站15天。

平台们的自查自纠迅速展开,甚至出现了误伤。一时间,网文圈的作者们叫苦不迭。“脖子以下不能写”、“嘴唇成敏感词”,很多作者高呼文章已经很“清水”了,却被机器误伤。 有人统计,起点中文网的作品数从123万本减少到了17万本。

据了解,此次起点中文网的自查主要是机器检测,一旦触发关键词,就立即屏蔽。作者修改后,即可通过后台申请人工审核。

“这是一个好事儿。“ 起点的网文作者团子说,打“擦边球”文章被整顿有利于行业规范。 团子在起点女生网写了两年现实题材文,这次整顿只是一两章被屏蔽,修改了一下就放出来了,身边写职场类的作者也几乎都没有被波及。

一位追了十年网文的读者表示,自己从初中就开始看网文,现在网文很多受众也都是未成年人,一些涉黄内容对于他们身心发展非常不利。另一位读者也表示很认同管控凶杀暴力的过度细节描写,但对于一些内容不该“一刀切”,“描写应该服务于作品本身,而不是为了吸引眼球。”她认为细化作品分级、设置频道准入门槛更加合理。

掌阅文学总编辑谢思鹏对燃财经(ID:rancaijing)表示,这次净网行动从长远来看肯定有很大益处,可以让行业更加健康、规范、有序的发展。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认为,这次整顿对公司经营层面影响很小。她表示,净网行动本身就有利于内容规范。这次只是暂封了几个垂直频道,重点的类目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大家还是对网文有太多的刻板印象,其实现在类型化的优质内容有很多。”

泛娱乐行业公司大神互娱创始人韩奇峰告诉燃财经,“小黄文”被封很正常,对于大平台行业监管不是太大问题。反倒是在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上的网络小说,用涉黄夸张的标题引导读者付费,它们更应被监管。

“小网站打‘擦边球’的比例高,跟它们相比,头部平台自查力度较强。净网行动的持续深入更有利于行业向头部集中。 ”多位行业人士如此判断。

2017年11月8日,网文市场迎来了史上最高光时刻。这一天,整合了盛大文学和腾讯文学的阅文集团在香港上市,首日市值将近千亿港元。

截至目前,整个网文市场格局基本已定:阅文集团一家独大,掌阅科技、中文在线两家上市公司紧随其后,阿里文学、爱奇艺阅读更多承担IP上游的角色。

但自上市首日迎来巅峰之后,阅文股价持续走低,一年半的时间,股价大跌66.4%,市值仅为上市时的三分之一。

阅文集团上市后股价一路下跌 图 / 老虎社区

用户及付费用户增长缓慢,IP影视化不顺都是导致股价直线下跌的直接原因。 此前有部分基金经理与港股研究员认为,尽管目前阅文的营收和利润都在增长,但以其业绩来看并不足以支撑起接近千亿的市值,甚至不足以支撑起500亿元的市值。

阅文集团2018年财报显示,其平均月活2.14亿,同比增长仅11.46%。平均月付费用户人数1080万,低于2017年上半年的1150万人,付费比例也从 5.8%下降到 5.1%。

阅文集团的收入增长也已明显放缓。2018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3%,远低于2016年、2017年的同比60%左右的增长率。2018年在线业务收入同比增长只有9.7%,远低于2017年77%的同比增长率。

种种迹象表明,在线业务付费阅读的天花板降至。

单就网文市场而言,规模容量其实并不高。根据Frost&Sullivan的数据,2016年中国网文市场规模只有不到46亿,按照年复合增长率30%的增速增长,2020年时市场规模也不过134亿。

IP化成为阅文业绩的新希望,这也是阅文一直在讲的故事。2018年,阅文完成新丽传媒100%股权的收购,补足IP产业链。其2018年版权营收12.1亿,占比24%,同比增长100%,远高于2017年的4%。

但想要成为中国的“漫威”,还为时尚早。

“阅文集团每年向读者提供百万部作品,但最后能成为知名IP的可能也只有十几部。”阅文集团副总裁罗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过。

在知名IP改编上,2018年,阅文相继推出《凤囚凰》、《扶摇》、《武动乾坤》、《斗破苍穹》等经典IP改编影视剧,但市场表现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

虽然几部作品播放量均破50亿,但豆瓣评分都不及5分,远不如小说口碑。

个中原因在于,影视化改编的主导权还是在影视公司,更考验整个影视化流程的协同性,包括编剧、选角、制作等等,不成熟的改编无形中也是对优质IP的消耗,无异于杀鸡取卵。

政策和市场环境对行业的影响也不得不提。在题材方面,穿越、重生、架空等题材被禁拍在一定程度上影响IP开发。影视行业的萧条现状,直接影响到IP化的进行。一位影视业内人士对 燃财经(ID;rancaijing) 表示,现在不仅缺钱,还有很多小说版权砸在了手里,更加不敢买版权了。

此外,盗版依旧是网文市场沉积已久的大问题。

2018年,网络文学的盗版损失占到了同期市场规模的58.3%, 远高于数字音乐的5.9%和网络视频的14.3%。因为其成本低、分散化、取证难等问题,盗版一直屡禁不绝。有机构预测,如果盗版问题能够有效解决,整个行业规模可以再翻一倍。

2014-2018年中国网络文学盗版损失规模 来源 / 艾瑞

不似付费阅读这边用户增长乏力,去年下半年以来,免费阅读飞速起势。

比达咨询发布的《2019年第1季度中国移动阅读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Q1移动阅读厂商全景生态流量市场份额中,阅文集团占据25.8%、掌阅文学占20.3%、阿里文学占20.1%;而运营不久、以免费阅读起家的连尚与米读则分别占8.7%、9.5%。

移动阅读厂商全景生态流量市场份额 来源 / 比达

QuestMobile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米读日活用户数达到622万。2019年1月,连尚文学CEO王小书透露,连尚免费读书上线4个月以来,月活已突破2000万。

但免费阅读并不是在存量市场争夺已有用户,而是打开了一个新的市场。降低用户体验大幅增加广告来换取免费用户,迅速深入下沉市场,王小书表示,“用免费,才能充分激活在三四五线城市和广大乡镇农村的用户。”数据表明,免费小说App用户和付费阅读App用户重合度不到10%。

虽然免费阅读为增长祭出一剂猛药,但内容质量低下,难以后续转化IP等问题,让免费阅读更像是获取流量的手段,如何建立内容堡垒成为重要课题。

除了免费阅读,一些新兴的网文形式也有很大空间,比如2017年掀起一轮融资潮的对话体小说,融合社交化与游戏化,用聊天对话框+表情包+点屏的模式对准碎片化阅读场景,切入初高中学生市场,项目获得腾讯、梅花天使创投、银泰资本等大投资机构的认可。

网络文学先天的交互性基因,本身也带动了用户粘性,激发用户付费行为。在社交方面,阅文也在尝试更多拉新促活手段,比如引入“饭圈文化”建立粉丝团打赏投票、推出章节评论功能“本章说”,促进用户互动性效果明显,2018年底实现了单部小说最高评论数超过1500万。

但归根结底,网络文学的价值还是在于IP价值的挖掘和变现。 从长期来看,网文市场还会是一个长青赛道。在这一点上,不论行业分析师还是业内人士的观点都很统一:网文市场的产品、运营和商业开发仍然在向成熟阶段过渡中。坚定看好中国文化市场,精神消费一定会最先兴起。

最重要的是,“文字是整个泛娱乐的基础”,韩奇峰说道。

*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团子为化名。

猜你喜欢